一品西瓜茶 - 第六章 月下独白 我馋他身子【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余醉不发一言地抱胸看着他,无声地催促。洛偀拍了拍他另一半空着的外套,“要不你坐下来听我的要求,要不你自己脱我的裤子自己解下来。”

    余醉咬了咬牙坐在他身边,紧密缝制的尼龙布料完美地隔绝了小草的尖锐,坐上去柔软舒适。

    洛偀看了眼手机时间,温声细语地说着让她恶寒的话,“没错哦,我是故意让你看见我自慰的。”

    余醉暗暗翻了个白眼,两手交叉在胸前拒绝沟通。

    洛偀也无所谓,自顾自地说:“你记得,初一的时候你是几月几号转来我们班的吗?”

    “十一月三号下午第一节课,在那之前,我所有的考试,都是第一。但是在那之后,我得第一的概率变成了百分之五十。我那个时候还是很骄傲的,看见班里突然多了一个什么都可以跟我争第一的人出现,我觉得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余醉心说关我屁事。

    他抬头看天上挂着的白玉盘,“原本我以为你跟我一样,小时候培训过学习的方法,所以学什么都比较轻松。但是校运会上的时候,明明你都不怎么练习,跳高却可以刷到跟我一样的记录的时候,我就明白了。”

    “你不仅是掌握学习的方法,还在很多、很多方面上都有着极高的天赋。”

    “真的,好讨人厌啊。”

    余醉心说喔嚯你也一样。

    “我的骄傲不允许我向任何人低头,哪怕我知道你或许比我更聪明。”

    不是或许,我就是比你聪明。

    “所以从初二开始我就不放过任何一个能跟你比试的机会,然后又学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技能和知识。但不可否认的是,我的学习和思维速度从那以后就开始翻倍增长了。”

    “初三的时候,我原本以为你会答应老师保送到x大附中读书,我看见名单里没有你的名字,我也放弃了这个机会。毕竟,其他人带给我的惊喜和快乐,哪里比得上你给我的。”

    洛偀转头看她,嘴角含笑,“你才是我唯一的竞争对手。”

    他回想到什么,眼中突然浮现了一些柔光,“15岁……高一的运动会上,要不是老师非要我们男生去给你们女生加油,或许还会拖得更晚。那天你短跑200米,穿着轻薄的白色运动短裤,我坐在跑道旁边抬头看你迈着腿跑过的时候,看到了。”

    余醉抱胸的手握紧。

    “我看到你的内裤,阴户的形状还有漏出来一点点的绒毛。然后我硬了。”

    洛偀愉悦地看着她紧绷的表情,温柔的声音恶心着余醉,“15岁的时候我对性爱不太懂,我慌张地躲进卫生间里,安慰那第一次挺立的下体,脑里都是你那一点小绒毛和阴户。我想着摸一摸它,我知道你肯定会生气,但我更想舔一舔它,一想到这里,我压着龟头射在马桶里了。”

    余醉心里脏话又开始刷屏。

    “我第一次品尝到那种快感,居然是因你而起,我爱上了这种欲望喷发的感觉,那之后带给我快感的事情就只有两件——跟你比赛还有想着你自慰。”

    我可一点都不想成为青少年自慰的意淫对象。

    “跟你比赛很过瘾,你每次都能给我不一样的刺激和快乐,但是自慰就没这么爽了,毕竟我也只占过你那么一次便宜。一年后,阴茎自慰已经无法满足我了,我需要更加刺激的东西。”

    然后就变成了自己插自己的变态。

    “我掌握了前列腺高潮,开发了身上的所有敏感点,甚至可以捏着乳头高潮了,但我还是不满足。”

    “根本不够啊。我白天在学校里靠近你,跟你较劲,但是夜晚的性爱里却只能独自想着你,我不能满足。所以我决定,要在床上跟你比赛,这样我的快感才会达到最高。”

    我拒绝。

    “我计划的第一步,是让你也爱上性爱产生的快感。”

    对不起这方面我已经无师自通了不需要您咧再见。

    洛偀倾斜着向余醉靠了过来,余醉往后仰着避开他,不得已将手撑在身后,洛偀微微挪了挪手指,声音沙哑,“余醉,你碰到我了。”

    草泥马是你自己碰我好吗!

    “我硬了。”

    死变态莫挨老子!!!

    余醉无视他眼底暗潮汹涌的视线,眼睛一直看着前方的草坪。

    洛偀维持着这个姿势,轻声说:“我靠得这么近,还出言性骚扰,你不推开我吗?”

    自己滚开老子不想弄脏手!

    余醉还是不说话,他说:“你就是这样。不爱说话,也不爱跟人对视,更不喜欢跟别人接触。为什么?平时让你多看一眼都难,也就只有在比赛的时候——你会紧紧盯着我,像抓住猎物一样。那个时候我的精神快感,到达抛物线的最高点,如果那时你摸我的敏感点,或者让我舔你,我肯定会秒射吧。”

    快停止你的变态发言吧!

    “我们是最好的对手,你不想多了解一下我别的信息吗?”

    不想谢谢!

    料到余醉确实一句话都不想说,洛偀叹了口气,“物委真的是金口难开啊,算了,毕竟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都是在初二的时候跟我转达老师的话。”

    余醉一边听他说话,一边思考这个人的动机和起因。

    “既然如此,如果你想要拿回你的项链的话,那么就请认真思考并用你跟我对话的第五百二十句话回答我的问题:亲爱的物理委员,花前月下,孤男寡女,作为认识了六年竞争了六年的唯一对手,每天晚上想着你自慰但是无法平息内心骚动的我能申请——”

    “给你舔穴吗?”

    余醉愣了,他补充说:“舔你穴就是舌面舔过你的大阴唇,舌尖勾着你的小阴唇和阴蒂,把我的舌头伸进你的阴道里给你带来阴蒂和阴道双重高潮的意思!”

    “所以你的回答是什么?”洛偀又伏低身子靠近她盯着她的眼睛。

    余醉原本要说的正常人不是要先接吻吗,结果在喉间转了个弯说:“那我要是男的你岂不是要给我舔鸡巴?”

    “……”洛偀沉默了,眼中透着一股浓烈的不满和烦躁,仿佛余醉破坏了他精心设计的礼物,他危险地眯着眼“你还有第五百二十一句话这个机会,如果你的回答不让我满意的话,我不介意强行实施。但是恨不得跟我撇清所有关系的物委肯定不想跟我在这个小角落里扭打起来被别人发现吧?”

    余醉斜眼看了他一眼,也想出了原因,憋了一口气问非所答说:“那个避孕套是我姐硬塞给我带过来我原本只是想吹气球但是游小雀调皮带了出来结果不小心掉了我怕她丢脸就承认是我带的其实我没想过用它更没想过想要跟谁做爱。”

    他妈的老娘为什么要跟这个变态解释这么多。

    洛偀有些发懵地看着语速二倍地解释完之后又不说话的余醉,过了一会儿他低下头,快要靠在余醉的肩膀上,“余醉!你真是、你真是……”

    没有暴怒,洛偀轻柔地吻在余醉侧脸。

    “……太讨人厌了。”他的声音温柔极了。

    ps      (   ?????)双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