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西瓜茶 - 第六七章恋爱比赛 我馋他身子【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人声鼎沸的广场上到处都是挂着笑意和喜悦与同伴合影留念,广场上空时不时就有一只气球升向天际,带来阵阵欢笑。

    余醉看了眼阳光明媚下的人群,又往里走了几步,彻底隐藏在墙后。

    她站到洛偀面前,看着他冷淡的脸庞,问:“请问您找我什么事?”

    洛偀垂下眼眸看她,“这份赔礼的礼物,余醉小姐可还满意?”

    余醉闻言神色一冷,不悦道:“你是说这个项目?”

    “余醉小姐满意就好。”

    她哼笑一声,“多此一举。”

    “那我只好舍身陪余醉小姐一晚,祈求余醉小姐大人有大量。”洛偀面无表情,声音冷硬。

    余醉凑到他面前观察他的神色,挑眉说:“您可一点都不像是要赔礼道歉的样子?”

    “更像是要把我杀了。”她讥笑道。

    “余醉小姐说笑了。”洛偀平静地回答。

    “呵。”余醉双手环胸,不想再跟这个人阴阳怪气,“作为您向您家人宣告婚姻自主权的垫脚石,我拒绝您的歉礼。我现在还在气头上,你最好不要跟我讲话。”

    免得我忍不住揍你。

    “如果当时不阻止,难道你就愿意跟着我祖母去检查吗?”洛偀紧紧看着她,判断道:“你不适合当我的未婚妻,余醉。”

    余醉冷笑了一下,心里骂着你他妈,“你有很多方式去阻止,但却选了最让我生气的一种,我不原谅你,情理之中啊。”

    “那余醉小姐如何才肯消气?”

    两人冷厉地对视,余醉翻开嘴皮说:“笑一个。”

    眼前的人微愣,他挺直的肩膀一松,俊美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个笑来。

    “嗯。”余醉故意翻了个白眼,“真丑。”

    洛偀脸色一沉,她转身欲走,“不跟你聊了,我要去吃师兄请的大餐。”

    一股力道立刻把她压到墙上,洛偀阴沉着脸压着她的肩膀,“不准去。”

    余醉后背撞得有些疼,忍了忍才没动手,“你干嘛?!”死变态还敢惹老娘。

    她对上洛偀失控得难以伪装的眼神,有些诧异。

    “你送他捧花和领带还不够,还要陪他吃饭?”

    余醉眨了眨眼。

    “你跟他笑得那么开心,你什么时候对我那么笑过?”

    她对着他愤懑又委屈的眼神,闻言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洛偀一愣,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之后,懊恼地立刻后退了几步。

    余醉凑近他,随着他后退也前进着,挂着笑容有些得意问:“洛大公子这是吃醋了吗?”

    洛偀脸冷了下来,“怎么可能。”

    余醉不管,笑说:“你不是当着你奶奶爸妈的面很坚定地说不喜欢我吗?”她又凑近一步,他忍不住后退。

    “我确实不喜欢你。”他说。

    死鸭子嘴硬,余醉暗暗翻了个白眼,大度地说道:“现在这里就只有你跟我,如果你现在诚恳真挚地表白,说些好听的,说不定,我就原谅你啦,今晚你想陪我,也不是不行。”她点了点头,背着手,又得意又期待地看着他。

    洛偀看她自信又嚣张的模样,反问道:“余醉小姐这么期待?难道是喜欢上我了?”

    “喂,先回答我的问题。”余醉不爽地回道。

    洛偀从容笑道:“余醉小姐可不要自作多情,不想你跟其他人有感情的牵扯,只是因为我对床伴的洁癖而已。不过你会喜欢上我,也确实是在我的计划之中。”

    余醉收起笑容皱眉,“床伴?”

    他捏了捏手心,又说:“从一开始我就说了,计划的第一步,是让你也喜欢上性爱,这一步我进行得很成功,而且看来我第二步计划也进行得很顺利,你果不其然对我心生好感。第叁……”

    余醉收敛住所有情绪打断他:“我最后再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

    她笃定的眼神看了过来,自信、骄傲,像根针一样刺穿他的身躯,像以往每个赛场上的对视。

    刺穿他的盔甲,看透他所有的狼狈,然后。

    最后总是我输了。

    洛偀掐紧手心,神色如常。

    这像施舍一样,等待着道歉。

    半垂着眼睫,声音不复之前坚定明确,他轻声嗫喏道:“我不喜欢你。”

    一时脑里闪过很多冲动。

    想反问一句“你再说一遍?”,却又觉何必自取其辱。

    想甩他一巴掌,又觉得那样不像自己。

    剩下的全是骂人的话,有失风度,不提也罢。

    冷静,余醉勒令自己。

    人群的喧闹声传来,阴影处陷入一片寂静。

    余醉闭了闭眼,吐了一口气,忽然神色一变,抬手朝着洛偀的腰腹迅猛出拳,狠狠地打在他腹上。

    猝不及防的冲击让洛偀吃痛地弯下腰,他立刻扶着墙,疼得眉眼紧皱,肠胃翻涌,难受地咳呛起来。

    余醉面无表情地抓着他的领子,逼迫他抬头,轻声说:“我不管你的计划是为了羞辱我还是战胜我,也不管那要先被你家跟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的未婚妻谁去当!我的容忍是有限的,洛偀,你这场幼稚的恋爱比赛,我、不、奉、陪!”

    她俯视着,神色如高二那段时间一样,冰冷、厌恶地俯视他。

    “洛公子,谢谢您教会我,原来我还能有床伴这种东西,可惜——我不跟同学朋友上床。”

    她松开他的领子,嫌恶地拍了拍手,随后微微俯身对他说:“感谢洛公子的赔礼,我原谅你了。”

    “不过还请您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今晚我可是要好好陪师兄的。我可没有您这么高尚,我几个床伴都可以。”

    火葬场它来不了了,它自己都被火化了

    这不换个男主很难收场(???)

    师兄不香吗?

    闺蜜不香吗?

    选什么洛偀啊?

    狗头.jpg

    新年叁更达成,祝大家新年快乐。

    4月有个考试,要准备,溜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