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西瓜茶 - 第六八章我的哈尔 我馋他身子【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余醉坐在觥筹交错的酒席间,看着饭桌中间的那只咬着兰花的烤鸭头发呆。

    任甫磊被灌了几杯酒,闻了下自己身上的味道,确定不会冒犯到她之后,温柔地拍了拍她肩膀。

    “?”余醉回神地转过来,任甫磊问道:“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没什么,被狗咬了一口。”余醉随口说道。

    任甫磊吓了一跳,忙问;“咬哪了?!还疼不疼?怎么不去医院呢?”

    余醉立刻解释:“不是,我是被人坑了一把,不是真的被狗咬。”

    任甫磊松了一口气转而担忧起来,“怎么了?告诉师兄,师兄帮你出气。”

    “没事,我已经揍完人出完气了。”

    “那还是气不过吗?”

    “是有一点,不过更多的是嫌弃自己傻。”余醉托腮,心情非常不美妙。

    任甫磊轻笑,想摸摸她的头又收回手说:“没事,过几天,你想明白就好了,这种坑咱们不踩第二遍就行。”

    余醉倒是希望如此,她看了眼时间,说:“师兄,我家离得比较远,我想先回去了,抱歉。”

    “没事,先回去休息。”任甫磊点头,一路送她到酒店门口,说:“回去注意安全,下次见你,是不是就要叫你老板啦?”

    “哈哈,可以可以。”余醉笑着,跟任甫磊挥挥手,到前台取回平衡车之后跟他告别。

    余醉踩着平衡车在人行道里穿梭了许久,走到人潮拥挤的十字路口,她抬头,隔着车水马龙的大道看向对面的商业广场上的led屏幕。

    俨然是游小雀当初在圣诞节上“一见钟情”的乐队aphoniaxs的宣传,屏幕上放着这支乐队在国外所获的奖项和各种大型演唱会的盛况剪辑,十分振奋人心。

    余醉停下注视了一会,看着屏幕下的不少的小女生们雀跃地蹦跶欢呼,不由得道:“现在倒是发展得不错。”说完,她踩上平衡车继续回家。

    余醉并不想回学校附近那个新买的房子,她现在更想回去那个大宅子里。

    从市中心回到小区,半路上她的平衡车早就没电了,无奈只好步行回去。

    等她到家,早已夜深,余醉累得把平衡车丢在花园里,脚软着走到门前,还没按指纹,门就开了。

    “嗯?”余醉一下子警惕起来,这个时间,阿姨早就回去休息了,也不可能不锁门。她捏紧拳头,推门发现大厅灯开着,想贼进门估计也不会开灯,她小心翼翼地走进厅里,看见茶几上的礼盒还有二楼余笙美女房间透出的灯光,她有些惊喜。

    姐姐这么快就回来了?!

    仿佛所有的情绪都找到了出口,余醉委屈地立刻冲上楼,要找姐姐撒娇。

    她一步叁层阶梯,跑到余笙房门前,猛地推开门,委屈的嗓音还没出来,就被床上紧紧缠绵在一起的交迭身影堵住了嘴。

    只见她风华绝代倾国倾城的姐姐压着一个男人,两人紧紧交缠着,那男人一双修长的手缠着余笙的发丝与她深情忘我地舌吻,另一手放在她腰上扶着她配合着她起落腰部耸动着。

    余醉第一时间就听到潺潺水声,露出了一个相当嫌弃的表情。

    “砰——”

    门甩到墙上,惊动了床上的两人。余笙立刻撑了起来,停留在情欲里的脸浮着红晕,她惊愕地看着余醉,眼神心虚的晃了几下。

    余醉挪了下视线,看清她身下那个男人的脸,看见标志性的深眼窝丹凤眼高鼻梁之后,失望又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立刻抬手把门关上,走到楼下客厅打开鬼片看了起来,还放的很大声。

    电影中的主角鬼哭狼嚎,音乐恐怖,余醉一点都没看进脑子里。

    她回想起小时候一看见那个高瘦的男人就嚎啕大哭的自己。

    那时爸妈和姐姐都很无奈地哄她别哭,那个男人无措又慌张地掏了一块巧克力也想哄她,年幼的她一看,竟然是自己送给姐姐的巧克力,本来只是挂在眼眶里的眼泪真的流了出来,哭得山崩地裂,无奈姐姐只好立刻带他先离开。

    后来因为爸妈走了之后她也病了,姐姐在接管公司和照顾她之间分身乏术,好像跟他也分开了。

    没过多久,一只玉手拿过她手上的遥控器,把电影暂停了。

    余醉转过身,看了眼她身后,问:“人呢?”

    余笙美女比了个手语:「知道你不喜欢他,走了」

    余醉撅着嘴,“我又不是小时候那么幼稚,才没有不喜欢他。”

    「你小时候看见他就哭,不是不喜欢是什么。」

    余醉小声嘟囔道:“谁让他抢我姐姐。”

    余笙没听见,戳了一下她的手臂,余醉说:“我说你口口声声让我做渣女,你自己怎么不以身作则呢?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个男人。”

    余笙动手要捏她的脸教训她,余醉侧身躲过,哼唧道:“我不开心我不高兴,姐姐你还不哄哄我。”

    「怎么了?」

    “被一只臭狗咬了!”

    「何必这么污蔑自己,你不是上人家也上得很开心吗?」

    余醉噎了一下,“哼!”

    「你这么生气这么失望,不也就是再说你很喜欢他?」

    “我没有!”余醉炸毛道。

    「那就淡定一点。」余笙温和地摸了摸她妹妹的脑袋。「你在洛家见老夫人,她有没有为难你?」

    余醉抿了一会儿嘴,道:“没有。就是那个洛偀,用我做跳板反抗他奶奶插手他的婚事,当着一群人的面让我难堪。”

    余笙微微蹙眉,余醉抱着自己的腿说:“当着他家人的面说不喜欢我,今天说了给我赔罪,结果还说不喜欢我,说把我当床伴,说让我喜欢他是他的计划,神经病。”

    「那他既然这么说,你信了?」

    “信他的鬼!”余醉冷笑一声,“我送师兄毕业礼物,他的醋味都把我泡酸了,不喜欢我?呵。”

    「这么自信?」余笙好笑地挑眉。

    余醉点头,“对于他暗恋我不能自拔这件事,我很有确定,他就是喜欢我。”

    「那就找他揍一顿出气。」

    “揍完了。”余醉正色道,“我还让他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余笙无奈一笑,「解气了?那你为何难过?」

    她沉默很久,余醉枕着自己的膝盖,迷茫地问道:“姐姐,谈恋爱是什么怎样的呢?”

    余笙想了想,看着她,「记得姐姐跟你说过的,我恋爱启蒙的电影吗?」

    余醉眨了眨眼,“哈尔的……”

    「之前说带你看,现在就来看一下。」

    余笙拿起遥控器找了出来播放,对余醉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让她枕上来。

    余醉靠着姐姐的肩膀,看着屏幕问道:“姐姐,你跟那个男人……啊。”

    余笙捏着她的脸,余醉立刻改口道:“你跟铉哥怎么认识的啊?”

    「高中同学。」余笙手机打字回复。

    “怎么同样是同学,有的人就是人,有的人就是狗呢?”

    余笙无声地笑了笑,伸手抚摸她妹妹的发丝。

    看完空中漫步的一幕,余醉后知后觉地说了一声:“好帅哦。”

    余笙陪着妹妹把这部她看了不下百遍的电影看完,看着余醉最后感叹着:“神仙爱情。”

    「所以你看完有什么感悟?」

    余醉懵了一会说,“果然好的爱情都在纸片里。”

    余笙弹了一下她的额头,瞥了她一眼。

    余醉揉揉脑门,嘟着嘴。

    「我当时的感悟是真正的爱情是会让人变的勇敢,让人变得更加美好的。」

    「我小时候希望能遇到属于我的哈尔,他可以有些任性,有些孩子气,但是在面对爱情的时候他会很勇敢,对我饱含着爱和尊重。」

    “你找到了吗?”余醉问。

    「一开始就找到了啊,他是会为我变得勇敢的哈尔。」

    余笙美丽动人的脸庞平常一惯冷艳,此刻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一如余醉记忆里还没彻底失声的姐姐。

    余醉扭头看着屏幕上定格的最后一幕,哈尔跟他的苏菲在空中亲密地亲吻。

    恋人之间的亲吻,可以是树下众人之外的偷亲,可以是灯光下郑重的轻触,可以是雪花之间的小心翼翼,可以是床笫间的灼热深情。

    她眼底微湿。小时候看见姐姐和他牵手拥抱亲吻,只觉对自己最好的姐姐要被抢走,爸妈还十分纵容,心里全是自己的委屈和酸涩。成长至今,才读懂从那时起,相爱的恋人之间举手投足间皆浓情蜜意,眉眼之间都是彼此。

    是不是她的任性也给姐姐带来了不少的苦恼和分离的难过呢?

    “下次让他不要偷偷摸摸走了,不知道要跟妹妹打声招呼的吗?”

    余笙闻言诧异地瞳孔微颤,随而失笑,把一脸傲娇的小妹抱进怀里rua她的头发,往她额头亲了一口。

    她打字道:「虽然我本来没打算说这些,不过这也是意外地惊喜,姐姐很开心。」

    她抱着余醉,像小时候哄她一样晃着,余醉枕在她胸口,轻说:“我还想再看一遍电影。”

    余笙点头,和她依靠再一起,又把电影重播了一遍。

    余醉静静地等到那句台词。

    ——“为什么呢?我已经逃够了。”

    ——“好不容易身边有一个非守护不可的人,那就是你。”

    余醉静静地将下巴埋在怀中的靠枕里。

    他不是。

    她心想着。

    ??*(?o?╰?╯?o??)??惊喜吗?意外吗?

    这是存稿!!

    备考中……

    还没过瘾的同学不用担心,洛哥还会再挨一次打的  dog.jpg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