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西瓜茶 - 番外五性启蒙(微h) 我馋他身子【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高中生活的开始,发展并没有洛偀预想中那么无聊。

    除了熟悉的死敌还跟他同班外,也还有几个熟悉的面孔,比如他新晋的朋友方吾乐,比如之前某个晚宴上刚认识的符家宝贝儿子符凌,比如有过一面之缘的柴光颖。

    在第一个班会上,柴光颖和符凌为了争正班长之位互不让步,班主任和事佬般说只分男女班长,但这依旧不能熄灭两人的战火。班主任无法,只好让两人公平竞选,以成功的领导者肯定也离不开幸运的加成为由,让两人猜拳定输赢。

    洛偀对班主任的处理方法有点汗颜,这样输了也不会服气的吧?

    “老师,为什么不投票选出来呢?”方吾乐直接举手问。

    班主任摆了摆手,“太麻烦了,我懒。”

    洛偀在心里把对新班主任的尊敬划掉。他对谁做班长并不在乎,他往后靠着椅背,扫了一眼专注看书的某人,她拿着一本数学书做遮掩,镇定自若地在班会上翻着漫画。

    不长记性。

    “yeah!!”柴光颖开心地欢呼了一声,成为了班级的正班长。

    “喔,恭喜恭喜,我们班的正副班长人选定下来啦。”班主任带头鼓掌,终于结束了这场跟闹剧一样的竞选,符凌不甘心地推了推眼镜,不情不愿地跟着鼓掌。

    柴光颖拍了拍他肩膀,“别不高兴啊,我赢得堂堂正正,待会请你吃饭嘛!”

    符凌躲开她的手,“不用,心领了。”

    游小雀凑到余醉身边小声说:“我就知道这个男班长肯定不服的,老师要是让我们投票不就好了,输的心服口服。”

    “投票才不公平吧,如果投票,你选谁?”余醉扫了一眼班主任,继续看漫画。

    “当然选女生啊,这样宿舍的问题也很更好解决。”

    “是啊,所以男生也会选男班长,但是我们班男女并不平衡,你说投票会公平吗?还不如就让他俩猜拳,输了就只是运气问题。”

    “啊,对哦!还有这一层!”

    洛偀耳尖听见,抿了抿唇。

    哼,就你聪明。

    游小雀觉得余醉能想到这一点非常厉害,她真诚地赞扬道:“醉醉你好聪明哦!”

    恰巧洛偀瞄了过去,余醉脸上的微红黏住他的视线,她不太好意思地捏了捏书,“这随便想想都能想到的。”

    “我就想不到啊!还是因为醉醉比较聪明啊!”

    她脸上更红,不自在地合上漫画书,“谢谢啦。”

    洛偀收回视线,他疑惑地捂了捂心口,并没有把刚刚那仿佛心跳暂停的幻觉当一回事。

    高中生活因为班里这群奇怪的同学多了很多乐趣,不知是不是他把余醉当对手这件事被好事者知道了,导致从某天开始他们看自己和余醉的眼神都很奇怪。尤其是柴光颖和那个游小雀,总是在他背后两个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偶尔还发出奇怪的笑声。

    有时他们甚至会搞一些莫名其妙的小游戏让他跟余醉二人比试,这恰好也合了他想跟余醉竞争的念头,毕竟一个月一次的月考要等太久,洛偀对他们这种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基本上都会配合。

    在跟余醉轮流当了一次全级第一之后,最让学生期待的校运会在11月月尾举行,洛偀自不会放过跟余醉比赛的好机会。

    在柴光颖拿着表跟余醉商量参加什么项目的时候,洛偀就坐在位置上静静听着。

    “余同学,你觉得田径如何呢?老师说你参加过田径比赛。”

    余醉避开柴光颖的视线。

    “那跳高呢?你也参加过跳高是吗?”

    余醉继续躲避她的视线。

    “好吧,我明白了。”柴光颖叹了口气,转身去找游小雀聊天,很快游小雀两眼绽放着崇拜的光芒跑到余醉桌前,“醉醉你田径这么厉害的吗?全市青少年女子第一名!”

    “额,我……”

    “醉醉你跳高也好厉害啊!破过记录!”

    “……嗯。”

    “哇那我们班女子田径和跳高不就可以多拿金牌了吗!太好了!”

    “……”

    “醉醉你田径参加了哪个项目啊?200米?800米?还是3000米长跑?我一定会去给你加油的!”

    最后,余醉抗不住游小雀的眼神,放弃了挣扎。

    “200米。”

    柴光颖立刻开心地填上余醉的名字。被利用还毫不知情的游小雀充满活力地给余醉鼓劲:“醉醉加油加油!”

    于是,洛偀也在田径200米上填了自己的名字。

    等到了校运会当天,班主任勒令班级所有同学哪怕没比赛也不能乱跑,而要团结友爱地给班上为班级争光的同学呐喊加油,以符凌为首的男生不甘不愿地给先开始比赛的女生助阵,一群人站在跑道边上等着比赛开始。

    深秋的北风刮过,洛偀走到跑道旁,看见精致大汉方吾乐不仅在跑道旁边铺了一层野餐布,还坐在那上面倒好热腾腾的洛神花茶,招呼他过去坐着。

    洛偀站在野餐布边上,挂着微笑不解地问:“吾乐,你准备这些做什么?”

    “洛哥坐呀,这个位置我核对过了,无论是女生们几百米的田径还是接力,铅球还是跳高,这个位置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我就打算坐在这里,既可以摸鱼休息,又给女生加了油,一举两得。”

    “我觉得,女生们待会跑过来看见你这样给她们加油,可能会不太高兴哦。”洛偀好意提醒道。

    方吾乐一笑,“那不是更好嘛,带着愤怒赶紧跑完过来揍我,说不定我们班能多个金牌呢,哈哈哈哈哈哈。”

    “你这个想法真有意思。”洛偀带着和煦的微笑,想着希望这个笨蛋朋友不要被班里的女生揍得更傻了。

    “洛哥坐着喝茶呀!”方吾乐热情地招呼着,把一杯带好的冒着热气的花茶递给他。干燥寒冷的北风吹过,让洛偀升起尝一尝的冲动,他优雅地盘腿坐在那张餐布上,接过那杯花茶尝了一口,入口的酸甜夹着一丝花香,意外地味道尚可。

    “诶!那是不是余醉啊?洛哥你看那边!”方吾乐指着走到跑道上做热身运动的一个白衣服的女生问道。

    洛偀的视力不差,他一眼就看出了那确实是余醉没错,只见她穿着田径专用的白色运动服,短裤背心的在伸展着身体。

    洛偀看了几眼那胯线比腕线还高的长腿,感觉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结实,反而线条要柔和许多。

    她的跑道就靠着边缘,做好热身运动之后,在裁判的哨声下,她摆好起跑的姿势。

    “要开始啦!”方吾乐放下杯子准备看这位全市青少年女子第一到底跑得有多快。

    “砰——”起跑的枪声一响,余醉的身影像突然松开的弹簧般唰一声冲在最前面,并很快将其他人远远甩在身后。

    方吾乐看见绑着马尾露出全脸的余醉快速跑过来,被震惊地还没反应过来。

    相比之下熟知余醉能力的洛偀看见她一下子就甩开距离之后,举起杯子喝了一口花茶。

    今天她的发挥一般吧。

    这样思考着,洛偀的视线从红艳的花茶上又挪到已经跑到跟前的余醉身上。

    她面无表情地就在他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迈开着她充满力量的右腿,腰下轻薄的布料在强烈的动作和冷风中略微飘起,恰好正对着懵懂少年的视线,露出了与他完全不同的,丰满却又稚嫩的,属于少女隐秘的一角。

    这一刻仿佛被暂停了一般,洛偀呆滞地看着那纯白和肉色映衬的一幕,明明只是一瞬,却再给他巨大的信息量撞得他脑袋一片雪花。

    “哇——”方吾乐看着余醉束发后异常英气的脸庞飞驰而过,不由得感慨:“余醉好帅啊!对吧洛哥!”

    他发现洛偀呆呆地看着前方,手上的洛神花茶都撒到衣襟上了,他伸手拍了拍他肩膀,“洛哥?”

    “啊?”洛偀被吓得浑身一颤,那被花茶直接淋到他外套上。他低头看着自己白色的外套上一片红渍,有些慌张地立刻站了起来,意外磕巴地说:“我、我去一趟卫生间。”说完他立刻急匆匆地冲着教学楼跑去。

    “欸——洛哥,体育馆更近啊……”

    但人已跑远。

    “呼……”

    一个人影飞快地在操场流动的人流中穿梭而过。

    明明才刚跑起来,明明他根本没有用尽全力,明明他根本就不累。

    可是为什么?

    洛偀狼狈地、不顾形象地、慌不择路地跑向教学楼。

    为什么他会呼吸急促,心跳还这么快?

    浑身滚烫,耳朵和脸颊简直要烧起来一样。

    洛偀握拳遮住自己下半部分的脸,身体从未有过的异样让他混乱的大脑立刻判断他要躲进一个隐蔽的地方。

    原来……

    他看了眼此时因为学生都集中在操场而空旷的教学楼,匆匆忙忙地跑进空无一人的男厕里。

    原来……

    洛偀直接奔到最后一个隔间,锁上门。

    他停下来,背靠着门,气息十分不稳地喘息。

    “呼、呼、呼……”

    很烫,身体更烫了。还有点痛。

    他低头看着自己一点点鼓起来的裤裆,不知所措起来。

    原来……她是女孩子啊。

    他慌乱地捂住裆部,从未充血勃发的敏感稚嫩的性器被隔着布料触碰,让从未有过经验的少年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啊!唔——”他立刻用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

    对啊,余醉当然是女孩子。

    余光中自己垂下的一点发丝,他不由得想到刚刚少女展露的长着幼毛的一抹肉色。

    被捂着的性器跟着胸口的跳动更加涨痛,洛偀自然是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情况。

    初中生理课他考了满分,他自然清楚。

    理智告诉洛偀,现在最得体的解决办法是等它消下去。

    他知道的,他当然知道。

    但他的手并不听从他的理智,颤抖着解开了腰带,白皙修长的手指微微拉开内裤的边缘,洛偀胸腔剧烈起伏着,他看见自己那已经充血肿胀发硬的阴茎,和尿道口正在泌出的透明液体,与平常完全不同地彰显着男性的性特征。

    自己因为余醉勃起了,他知道了。

    他更知道,刚刚自己看见的,此刻占据他混乱头脑的画面,那是属于女性的性器官。

    这样不对。

    洛偀指尖碰了碰那滴流出来的液体,轻微的触碰却引起一点酥麻的舒适。他大着胆子继续用指尖抚摸那个以前是用来排泄的小口,腰身因为自己的触碰而颤栗。

    这样是不对的,太失礼了。

    透明的液体沾满了他的指腹,洛偀轻轻握住自己的阴茎顶端抚摸。

    “唔哈……”他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发出声音。

    满手都湿粘粘之后,洛偀放任自己握住自己硬挺的阴茎缓慢地撸动,视线里,白的手握着肉红的阴茎,有些刺痛,更多是他的腰一阵阵的酥麻,脑里又是那弧线饱满的女性器官,又是微红的脸颊。

    至少不应该想着她来做这种龌鹾的事啊。

    他情不自禁地加快手上的动作,兴奋着分泌出来的液体顺着他的手流到手腕上低落。

    “唔哼!”洛偀含着水汽的眼眸闭了闭,在脑海中一片肉色白色红色混杂的画面下忽然想起他心口漏掉一拍的幻觉。

    当时他其实在想什么来着?

    但此时脑里的画面因为身体的兴奋,只剩下那被白色内裤紧紧包裹住的阴户的形状。

    手上就着液体快速地撸动着,这让他浑身都滚烫不已。酥麻的快感不断从腹下钻上后脑。

    好舒服……

    他那个时候离她的性器是那么近。

    好舒服啊。

    近到能看见她那里那些细幼的小毛发。

    但是还不够。

    “呼、呼、哈啊、啊……”他剧烈的粗喘着热气,有些无力地靠着门,一手快速地撸动着又涨了一圈的阴茎,一手捂住自己难以抑制呻吟的嘴。

    脑中的画面里,本该飞速跑过的余醉停留在他面前,她就站在离他不到一米的地方,展露了一角的性器官就在他眼前,他抬起手,指尖抚摸到那有些卷曲的小毛。

    他想摸一下。

    他摸到了。脑中他构想着那饱满的女性性器官完整的样子,胸腔里不停地鼓动着的心脏好似要跳出来,他轻轻地拨开那层白色的布料,看见少女性器完整的样子。纯洁又充满了性欲的诱惑。

    不够。

    洛偀难耐地仰头,被陌生的欲望折磨得意识不清,脑袋乱糟糟的。他指腹摸到敏感的性器上的冠沟,敏感点被碰引起浑身一颤。

    啊对了,他那个时候在想什么?

    脑中的他被吸引着,不断地靠近那少女的秘密花园,头上传来少女冷漠的声音:“你离我远点。”

    “唔……”洛偀抖了一下。

    他抬头看着少女冷淡的面孔,她的眼底带着一丝嫌恶。和她那时微赧形成鲜明的对比。“我偏不。”他回答。

    不对,他不会这样。

    洛偀紧紧地捂着嘴,越来越难压抑自己的声音。

    他靠近少女的阴户,温柔的落下一个吻。

    不!别这样!她会生气的!

    随后,他启唇伸出舌头,轻轻柔柔地舔了舔。

    “唔——!”

    他惊慌地用拇指盖着小口,微微压着已经在高潮顶峰的性器对着马桶,浓稠的浊白色精液一股股赤裸地溅射出来,顺着白色的瓷壁流进水里晕开一片。

    “哈啊、哈啊……”

    激发的性欲喷薄出去,洛偀在陌生强烈的欲望和快感之后疲软地松开捂住自己嘴巴的手,他怔忪地看着掌心被舔出的一抹湿润。心中的慌乱却更甚。

    在那时还充满暑热的教室里,女孩微红的脸颊落在他眼里,少年的心脏好似停了一拍。

    ps

    如果开启if线,两人高中期间的关系正常点的话,洛偀也不至于是个变态,嗯

    我的收藏好久没涨了,好像还低了点,呜呜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