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西瓜茶 - 第六九章多恋几次 我馋他身子【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夜色沉重,洛偀回到学校附近的公寓,缓慢地弯腰换鞋,站直时还是扯到伤口,他倒吸了一口气,轻轻捂着腹部,眉头轻蹙着找出母亲给他准备的药箱,带进更衣室里。

    他尽量减小动作幅度地脱去外套,还是不停地牵扯到伤口,洛偀解开衬衫,果不其然,镜中倒映着一片白皙紧实的腹肌正中被人揍出一片暗紫色淤青。

    他目光紧盯着那片吓人的淤青,眸色昏昏暗暗,站在镜前呆立了很久。

    直到口袋中的传来震动,他才动了,拿起外套掏出手机,又牵扯了伤口。

    “嘶。”他蹙眉,接通电话。

    “少爷,余小姐从酒店饭厅出来之后就直接回了余家,方才我已亲眼确认,余小姐安全回到家中了。”

    “嗯。”他挂掉电话,仿佛这才被上了发条,打开衣柜拿出丝质睡衣,走进浴室。

    感应灯一亮,洛偀无视掉浴缸旁满满的一篮玫瑰花瓣,随意地走进淋浴间洗了个澡,伸手拿毛巾的时候,他看了眼衣架上两套浴衣,沉默地擦干头发,对着伤口喷了药,穿上睡衣,最终还是要回到卧室。

    卧室明亮的暖光一亮,平时简约的装饰床品被换成温暖暧昧的色调,房间里熏过宜人舒心的熏香,飘窗的毛垫上放在一个黄色玄凤鹦鹉的可爱抱枕,而铺整齐到没有一丝褶皱的米色床铺上,明晃晃地放着几个黑色的性玩具和两条粗长不一的红色缎带。

    洛偀孤身看着这些精心布置的东西,他甚至还在床底塞了一些情趣的衣服,如果余醉真的生气要罚他,他也愿意陪她。

    可是他搞砸了。

    第二天余醉在家里窝到中午吃完饭,才被余笙美女亲自送到学校上学,去教学楼的路上又到饭堂买了杯奶茶,到了教学楼才发现上体育课,只好迅速往操场跑,恰好赶上老师点名,她带着歉意的笑容走进队伍。

    上的是网球课,凑巧她会,因此老师有意无意的点名抽查余醉轻轻松松就过了,老师看她基本功扎实,也就不再难为她,转而去抓其他练习的学生。余醉看老师不再留意,本想划水,但是几个面生的女生过来请教,她也就只好带着她们纠正了发球姿势。

    方吾乐下课骑单车经过的时候,看见网球场一群女生簇拥着,好奇的看了一眼,便见一个十分眼熟的背影,手把手教着一个女生挥拍。

    他立刻好事地过去,偷摸摸地拍了张照发给游小雀,说了一句:【醉姐艳福不浅】然后大声地跟余醉打招呼。

    余醉听到声音,转过头看去,笑了笑,跟女同学说了几声,边问边走过来:“你下课了?”

    “是啊,刚训练完,游小雀昨晚还抓我去陪她看鬼片呢!”

    “噢?那昨晚睡得好吗?”余醉笑问。

    方吾乐憨笑,“我不怕鬼,游小雀又菜又皮,昨晚连一个人回宿舍都不敢。”

    余醉也被怕鬼的游小雀缠过一晚上说害怕,她深有同感地点头赞同游小雀人菜瘾大。

    “醉姐,待会一块吃饭呗,小吃街那边新开了家炸串,可好吃了。”

    “好啊,我也快下课了,那你等会儿。”

    “好勒。”

    余醉回去继续上课,中途回头看向方吾乐,他乖乖地坐在单车上玩手机,安静地等着。察觉到她看过来的视线,也爽朗地露出笑容。

    虽然这么想很抱歉,但是真的像只乖巧的大狗勾。

    老师一说下课解散,余醉还了网球拍就出了球场走到方吾乐面前,“走吧。”

    “ok,我刚刚也叫上游小雀啦,她说我们先过去。”

    “行。”

    方吾乐下车踢了脚架,骑上去问道:“醉姐要不要做后座呀?走路也要十来分钟二十分钟呢。”

    余醉转身看了一眼,想着拒绝,但转念一想,自行车没有汽车那么不可控,就点头答应,岔开腿坐到后座上。

    方吾乐回头看了眼,有些腼腆道:“要不你侧着坐?路上颠颠簸簸的,之前游小雀颠疼了还揍了我一顿。”

    言之有理,余醉从善如流地下车侧坐到后座上。

    “走咯。”方吾乐轻松地踩着自行车带着她往校外小吃街的方向骑。

    余醉坐在后座上抬头看了眼不停后退的树枝,方吾乐踩的很平稳,他说:“醉姐,你怎么也这么轻啊?”

    “什么?”

    “我原本以为你体育这么好,体重应该比游小雀重点,没想到跟她差不多。”

    “哟,游小雀教你说的彩虹屁吧?”

    “啊?没有啊,真的很轻。”方吾乐问:“你这次打算在学校待几天啊?”

    “……不知道,看心情吧。”

    “那你可得帮我分担一下压力啊,游小雀天天念叨你,想带着你去吃好吃的、玩好玩的。她知道你忙,家那边的事压力大,就想让你开心些,你高兴她也高兴了。你不开心,她也就不开心,她一不开心,我就不好过。”方吾乐看着前方说道,还有点郁闷地挠了下头。

    “哈哈哈哈哈。”余醉被他委屈地语气逗乐,笑道:“有这么个表姐,辛苦你了。”

    “那我能拿她怎么办呢是吧,醉姐你要是有不开心的不明白的,也可以跟我们分享分享,虽然解难我们比较难做到,不过排忧选我俩肯定不出错。”

    “游小雀跟你说我心情不好吗?”

    “那她倒没说哦,这个是我随口说说的,你别介意啊。”

    “谢谢哦,我确实心情不好。”

    “为啥呀?是你家那边进行地不顺利吗?”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我小小年纪不该背负这么多的秘密,这让我的人生非常困惑。”

    “能说吗?能说就说说看呗?我先帮你分担分担,之后你也帮我分担分担游小雀。”

    “好啊。如果一个人明明知道这场暗恋注定是以失恋收尾的,那她可以平静面对最终到来的结果吗?”

    余醉问完,方吾乐安静地踩了几圈脚踏,才说:“我说一下我的看法吧。”

    “好啊。”

    “其实喜欢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不可控的,它在那一刻发芽了就是发芽了,没人真的可以在喜欢之前衡量出那人值不值得喜欢,有没有结果。而既然喜欢了,注定这场暗恋无疾而终,那只要我的喜欢没给她带来负担,她一直开心幸福,最终她跟别人在一起也好,只要她开开心心的,没啥不能平静面对的。”

    余醉又问:”不会起贪念吗?”

    方吾乐回头笑笑,露出一口白牙,“注定没结果的,那就不能有贪念呀。”

    他转回头去,说:“而且失恋嘛,多恋几次就好啦。”

    余醉好笑道:“你很熟练嘛!”

    “都是游小雀给我看的小说里学的,里面那些被渣男辜负的女主,都会遇到一个新的温柔体贴的男朋友,最后he啦。”

    两人到了小吃街,余醉跳下车踩在地上,结结实实地剁了几下地面,看着方吾乐利落地停好自行车,还把别人停歪的单车也摆整齐。

    试试改变吧,步行回家真的太累了。

    她想。

    余醉跟着方吾乐一块在小吃街炸串店的门口小桌上啃着竹签吃完一轮的时候,游小雀才蹦蹦跳跳地过来,她看见两人吃了两盘,气愤地跺脚:“我的呢?”

    “刚点。”方吾乐看她身上的新裙子,从口袋拿出纸巾摊开铺在板凳上。

    余醉看着游小雀十分自然地坐在纸巾上,笑了笑。

    新的炸串一上,游小雀一口可乐一口炸串,十分痛快,她快乐地啃着鸡爪,问道:“你们刚刚在聊啥呀?”

    方吾乐随口胡诌:“我们在聊符凌什么时候失恋的问题。”

    余醉配合地点头:“嗯,我猜是大学毕业前。”

    方吾乐接梗道:“我觉得他快了,现在已经在想安慰他的方案了。”

    游小雀咬着鸡爪一脸问号,有点怀疑自己反问:“没有吧?我看他,他跟老班长最近好像越来越喜欢凑一块了呀?”

    “对啊,没错啊,所以不就说快失恋了嘛。”方吾乐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害!”游小雀反应过来,狠狠拍了下他手臂,“人家明明就是快成了,你俩说什么失恋失恋的!”

    “背叛组织者就要承受同伴的怒火。”

    “就是就是。”

    “醉醉你什么时候这么同仇敌忾了?你不是不在乎这个的吗?”

    “我不在乎,但是我不接受以后班会看见副班长在台上秀恩爱。”

    游小雀恍然,“也对,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查xx李德结婚了伤心了呢我。”

    余醉手里的牛肉串掉了,“他……结婚了?”

    “啊……你不知道啊?”游小雀忽然心虚道。

    余醉摇着头喝了一口可乐,假哭起来:“呜呜呜呜,我的肌肉美男啊,怎么又少了一个……”

    方吾乐问:“查xx李德谁啊?”

    “一个国外的芭蕾舞者,因为肌肉形状特别好看,体态特美,醉醉之前老是对着他的视频叫老婆。”游小雀说完,敷衍地安慰余醉:“莫哭莫哭,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人家快四十了也该结婚。”然后熟练地拿出手机,打开自己的收藏给她看了一个钢管舞视频,果然立刻吸引了余醉的目光。

    余醉安安静静地看完视频里十七八岁的欧洲少年跳完一首性感的钢管舞,然后立刻在弹幕里发了条【嗨,老婆!】

    游小雀把竹签丢在盘子里,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跟方吾乐说:“你看。”

    方吾乐笑说:“人家醉姐看视频的表情管理比你好多了。”

    垃圾弟弟。游小雀不动声色地抬脚踩了他一脚。

    余醉默默地用游小雀的手机分享视频给自己,打回去细品,当着方吾乐的面,她不好意思点开下面的相关推荐,只好把手机还给游小雀,然后给了她一个你懂的眼神。

    游小雀秒懂,比了个ok。

    她怎么忘了,她至少还有一个网盘那么多的肌肉型男在等着她临幸呢。

    ps  4月又考试又手术的,太忙了不好意思〒▽〒,看到大家的留言很开心,谢谢么么哒

    按照洛哥的计划,应该是有涵盖浴室play、窗台play、按摩play、捆绑play、换装play,女攻play集一体的大肉章。

    然而孩子醋疯了。( 首-发:biquge.one (woo13.com)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