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西瓜茶 - 第七一章咎由自取 我馋他身子【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暴力是不对的。

    如果让教练知道她锻炼的原因之一是为了超过力量压她一头的男性,现在还占着武力值高,把别人揍了一顿,估计会气得不让她进训练场。

    但这也说明她有先见之明啊,不然现在被变态按在床上操的可就是她自己了。

    余醉反思了一下,觉得自己刚刚那脚不应该踹在人家腰腹,而是踹在腿上会好些。

    至少他腿折了不会伤及内脏,而且伤经动骨一百天,至少叁个月不用见他了,多开心。

    余醉惋惜了一下,等着游小雀赶快结束。

    四月的微风吹拂,余醉坐在树下的石凳上走神。

    ……应该,没大碍……吧?

    等到游小雀兴奋地跑过来,余醉都已经眯了一会儿午觉。

    “走吧走吧,再晚点就要塞车啦!”

    “嗯。”余醉点头,带着游小雀回到小区的停车场,找到从余笙美女手上借来的汽车,又把钥匙丢给了游小雀。

    “哼哼,是时候给你展示我熟练的车技了。”

    余醉坐上副驾驶,系好安全带,“你加油。”

    由于余醉的小毛病,游小雀很早就开始跟着父亲学习开车,等到高考结束才去考驾照,因此驾驶证虽新,但对自己的技术很有自信。

    游小雀熟悉了一会儿车辆,缓慢地开车驶出停车场,带着余醉开往演唱会地点。

    余醉开着导航,游小雀兴奋地跟余醉分享她新偶像的事迹。

    “这个乐队真的强,之前在国外很火,而且还拿了好多欧美的流行音乐奖,他们出道的第一首歌就拿奖了,那首歌到现在都还很神,都快十年了还是作曲的神级作品。更别提后面好多首都拿过大奖。”

    余醉忍不住杠道:“华语也有二十年了还很潮的曲子啊。”

    “但是人家是很多首啊?而且aphoniaxs主唱小叉唱功也很好。”游小雀嘟着嘴说道。

    余醉好笑反问:“你叫他什么?”

    “小叉啊,人家笔名叫x,粉丝都叫他小叉,因为他长得冷冰冰的,说话小声还可软萌了,又有才华!”

    “噗。”余醉忍住笑,劝道,“别陷的太深啊少女。”

    “等你听了演唱会你就明白他的魅力!”

    天色未完全暗下,游小雀停好车跟余醉到达门口交票进场时,兴奋地带着应援的头饰和拿着灯牌带着余醉一路挤到到舞台前面。她俩戴着前排的手环,余醉看见现场也有近一半的男生,着实有些震惊。

    游小雀带着她趴到栏杆上为止才肯停下,余醉被身边的男男女女挤得不太自在,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吃完饭再进来啊?”

    雀跃的游小雀静了一秒,笑了笑:“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是感觉不到饥饿的,放心吧!”

    “演唱会多久?”

    “叁、两叁个小时?”

    “那还有多久开始?”

    “半小时……?”

    余醉立刻转身要出去,游小雀拉住她,呜哇地喊着:“啊啊啊你现在出去就进不来了!我的门票就白费了啊!”

    “啧。”余醉转身趴回栏杆上,还没等到开场,就已经开始饿了,她心情极差地要跟余笙美女告状,结果场地人太多,信号极差,连个句号都发不出去。

    “干。”余醉骂了一声。

    临近开场,舞台上帷幕后面人影走动,场上粉丝兴奋地尖叫呐喊着。

    “小叉!!!!”

    “叉崽!”

    “是他吗?是他吗?!”

    余醉耳边全是游小雀的尖叫声:“啊啊啊啊啊!!那个高高瘦瘦的影子!一定是一定是!!”

    余醉抬头看向舞台,舞台上的人仅是在幕后试音,就引起一阵尖叫。

    台上静默一瞬后,爵士鼓的节奏忽然激烈的敲打起来,伴随着贝斯的电音,立刻激起起伏不断的尖叫欢呼。

    “啊啊啊啊是《heat》开场啊!!”游小雀原地蹦跶着,早就握在手里的手机却异常平稳。

    余醉被音响和尖叫声震得直皱眉,前奏鼓点愈发急促,贝斯和电吉他再次加入的同时,帷幕落下,主唱立刻加入,并终于舞台上幕后的全员亮相。

    “what  kind  of  dream  to  have?can  i  be  a  brave……”

    “啊——!!!!!”

    余醉抬手捂住耳朵,抵挡游小雀的大嗓门暴击,她审视着台上服装穿得随性又充满设计感,一开嗓就引起粉丝沸腾,一步步走到前台来的主唱。他被梳着露出饱满额头的大背头,上面撒了些亮粉,在舞台的灯光下,托显单眼皮高鼻梁异常清俊帅气,眼角微微上翘的丹凤眼又增添了一抹蛊惑的魅色,而此刻作为舞台主角绽放出来的光芒和强大的气场,让余醉不禁感慨,男人果真有两副面孔。

    余醉拿出手机录了视频,令人亢奋的音乐和火热的氛围并不能带动她一起嗨起来。

    太饿了,没力气。

    游小雀跟着节奏蹦跶到开场曲毕,唱完一曲的主唱x忽然一改唱歌时张扬的模样,腼腆地笑了笑,说话时意外轻声细语,“大家晚上好。”

    一击起千层浪,全场忽然大声欢呼呐喊起来,阵仗比开场音乐更加浩大。

    “叉崽!!妈妈爱你!!”

    “崽!!爹咪也爱你!!”

    “小叉好可爱啊!”

    余醉:地铁老人看手机.jpg

    游小雀兴奋异常,抓着余醉的手臂狂摇,“醉醉你看他多可爱啊!反差萌!这就是反差萌!”

    “知道了知道了。”

    余醉任游小雀如何躁动,都丝毫不受影响,托着腮靠在栏杆上注视着唱歌时光芒万丈,说话时内敛腼腆的男主唱。

    狂欢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等到最后一首歌结束,游小雀意犹未尽,眼神充满不舍地注视着她的新爱豆挥手告别。

    而余醉终于熬完了,一开始疏散离场,她立刻拉着游小雀,“快点,我饿死了!”

    游小雀难以置信她居然还如此冷淡,“刚刚的歌你都有认真听吗?”

    “有啊。”

    “那震撼的音乐难道不打动人心吗?”

    “是很不错。”

    “难道你没有迷上他们吗?”

    “没有,现在,饭在我眼里,最迷人,没它我活不下去。”余醉斩钉截铁。

    游小雀道:“小叉俊美的脸都打动不了你吗?精神粮食也是饭啊。”

    “呵。”余醉甩了甩头发,“你觉得,我好看还是他好看?”

    “……”游小雀咬牙,“快去吃饭。”

    等两人到饭店,余醉点好餐之后立刻把拍的视频发给了余笙美女。

    余笙美女也秒回她,【阿铉也看到你了,他很高兴,看的开心吗?】

    【如果先吃饭再进场的话会很开心,请问您对粉丝叫他小叉和叉崽有何看法?】余醉回道。

    【没看法,毕竟他今晚就会在我床上】

    余醉立刻俯视称臣回了个大拇指。不愧是我姐。

    “哇不是吧?”对面刷手机的游小雀突然语气沉重地冒出一句,余醉收起手机问,“怎么?”

    “洛偀进医院了。”游小雀皱了皱眉,疯狂打字问着跟她聊天的柴光颖。

    “……怎么回事,没事吧?”

    游小雀点开柴光颖发来的语音,【也没什么大事,就是需要卧床几天,干脆住院了。】

    【符凌说看诊断报告像是被人打了,可是洛偀什么也不肯说,把洛阿姨惹生气了】

    游小雀迅速打字回道:【谁敢打洛偀啊?】

    【不知道,他啥都没说】

    【那我们抽个时间去看望他吧】

    【洛偀现在不方便见人】

    游小雀有些惊恐,【不会……被打脸了吧?】

    【这么狠毒?】

    【一定是嫉妒洛偀的美貌,辣手摧花】

    游小雀抬头跟余醉说:“洛偀被毁容了!”

    余醉呛了一口水,“怎么可能?!”

    “真的,洛偀都不方便见客了。”

    “你的遣词造句很有问题。”余醉拿起筷子转了一下又放回去,“洛家肯定会给他最好的医疗资源,让他恢复如初的,应该没什么大碍吧。”

    “但愿吧,希望洛偀如花的容颜尽快复原,不然我这个颜粉就要哭死了!”

    “你不祝人家早日身体康复吗?”

    当月上枝头,洛老夫人赶到病房,看见冷着脸坐在床边,给儿子削水果的华沁,而她孙子的父亲,此时正因为嘲笑儿子脸肿,被妻子勒令面壁思过。

    老人家一出现在病房门口,华沁立刻起身迎上去,“妈,您来啦。”

    洛景听到声响,立刻也迎上去。洛老夫人一见儿子儿媳都拦着路,眉毛一皱,闪身过去走到病床去,看见头回穿上病号服的孙子,心疼问道:“一一,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只见平时干净漂亮的孩子此时双颊红肿,衣领下都能看见绷带,一靠近,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手背上还挂着水。

    她紧皱着眉头,一改以前严厉威严的神态,丝毫不敢触碰,就怕又让他吃疼,只好坐在床边,关切地问:“还有哪疼?一定要跟医生说,知道吗?”

    洛偀眼神温和,嘴角带着一丝笑,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无恙。

    “妈,一一现在脸肿说不出话。没什么大事。”洛景走到母亲身边劝慰。

    “什么叫没什么大事?!”老夫人怫然不悦,“医生说,腹部遭受重击,有可能导致内脏出血要留院观察!这叫没什么大事?!!”

    尽管已经经过处理喷了药,但洛偀白净精致的脸上明晃晃的两个已经红到泛紫,甚至透着几缕血丝的巴掌印非常瞩目,老夫人看着非常心疼了,愤愤骂道:“什么矛盾呀!要往孩子脸上刮这么重的耳光,我洛家跟他有仇吗?!”

    洛偀轻轻握住祖母的手,摇了摇头。

    “一一!你不生气吗?”洛老夫人只觉胸口都被绞紧,厉声问道:“阿景,查到是谁打的吗?”

    “妈,您消消气。”洛景看了儿子一眼,“没查到监控,一一也打算不追究了。”

    华沁也十分心疼儿子,说:“不追究可以,但是对方也要来给一一道个歉吧?”她没看到丈夫使眼色,又说:“我们一一是受害者,平时礼遇待人,跟老师朋友都交好,受了委屈,现在就是让对方认个错都不行吗?”

    洛景只好先缓下正在气头上女士们的情绪,说:“好,那这件事交给我,一定给我们一一,一个交代。”

    洛偀及时又握住祖母的手,点了点头。

    最受委屈的人都没意见,满腔怒火和慈爱的祖母也只好按住气愤,又坐着陪了好一会儿,才嘱咐儿子儿媳照顾好孙子,回去了。

    洛景走到还在给儿子捻被角的妻子身后,扶着她肩膀道:“好啦阿沁,别忧心,一一平时身体强健,没几天就好了。”

    华沁立刻横眉瞪他,“你就不心疼儿子吗?”

    “心疼心疼,可是这事多半也是他自己咎由自取的啊。”

    “你!”

    “亲爱的你听我说,一一的身手你是知道的,虽然在专业的人面前不行,但是至少在学校,能打过他的,没几个吧?”

    “那万一是体育系的人打的呢?”华沁看了眼儿子,生怕丈夫的话伤了孩子的心,可是孩子却撇开视线,闭目养神。

    “你也说,我们一一礼遇待人,肯定不会招惹同学啊,但是能把他打成这样,多半也是有他自己一份心虚在里面。”洛景分析地头头是道。

    华沁结合儿子心虚反常的模样,便觉得丈夫所言有理,“那……你的意思是?”

    “在学校里面,能打得过一一,一一又有亏欠的人,想来也不多了吧?”

    华沁对上丈夫暗示性十足的眼神,思索一番,诧异道:“醉醉不是那种人啊?她是个好孩子。”

    洛景耸了耸肩,说:“所以我说一一咎由自取。”

    华沁不信,转头问洛偀:“一一,你爸说的是真的吗?”

    洛偀不动。

    她伸手拍了拍他肩膀,“你不是要跟醉醉道歉吗?怎么回事啊?”

    洛偀只好睁开眼睛,安静又可怜地看着母亲,颇有求饶的意味。

    华沁明了,顿时气结,颇为恨铁不成钢地叹气,“你这孩子啊!”

    ??*(?o?╰?╯?o??)??感谢大家还在等我,么么哒!

    知子莫若父,洞悉一切的爹地看着儿子追妻,深深叹了口气。

    追-更:sanjiushuwu.vip (woo18.v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